📷

未命名2015年12月30日 下午12:14

        旂茵坐在实验楼下冰凉的石凳上敲着键盘。她翘掉了地理课。说是填资料,其实也应该赶得回去地理课的,但是旂茵就是没有回去。她也知道不会有人理这件事。

        明年八九月就要出国了。但是,看着仅剩的这八九个月,旂茵也觉得遥遥无期。下个学期,她也曾想着要努力把学习赶回来,但是那样可能吗?不要说拼不拼命的问题,下个学期因为出去比赛的缘故又要多缺了至少一星期的课,补上这学期的同时还要补上下个学期那一个星期吗?每天看了课表,没有哪一节课让旂茵真正在意着会去听的。她在想,下个学期,是不是应该直接去上托福好了,在学校无所事事,不如先把托福考掉。况且,如果先上了托福,明年在美国也会轻松一些,也能真的在美国的高中好好读书吧。她也不想上学校的课,反而是想再自己回家看书,看看机器人,看看艺术,诸如此类的。甚至,想要学画画或者乐器。

        但是,旂茵知道,自己的家里并不是可以给自己完完全全随意挥霍的,和然华不一样。想到了就去做,觉得对就去试试,这样,真的可以吗?旂茵心里乱透了。她不想因为犹豫错过最佳机会,但是也同时担心着如果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是不是就没有退路——担心着未来。或许,寒假和爸爸讨论一下这件事吧。只是学校的课业,父母肯定是不希望自己就这样放弃的。但是,也不一定呢?旂茵这样想着,总是有些后悔——如果自己没有报S中,就不会有这样多认识的学长学姐和这样多的活动;前面的一两个月也说不定就不会因为他们的影响和自己错误的理解过得乱七八糟,也就大概不会加入机器人竞赛班,不会对然华抱有好感,不会因为机器人竞赛班的影响真的报了交换生——但谁知道没有他们的影响,旂茵是不是就真的不会去报交换生呢?如果没有浪费掉前面,如果只有自己,如果能够赶紧调整好了状态——旂茵不确定,但她觉得,自己十有八九还是那个高中以前认真学习的人,不会考虑着逃到别的地方去,不会像现在这样坚持不下去原来的想法而又一次陷入貌似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漫长的迷茫,做一个普通的、想着要参加国内高考的人。

        她多希望有什么巫婆的水晶球,来告诉她未来究竟是如何啊。如果有巫婆的水晶球,此刻还会翘掉课在这里迷茫地把自己的想法乱糟糟的写满屏幕么?或者,现在拥有了水晶球,之后会去补上落下的课程,还是去上托福呢?旂茵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但是,她还是那么想着——要是知道该多好啊。

评论
热度(1)
© 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