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摘 《房间里的大象》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书摘 《房间里的大象》


1.这种制度性的遮蔽性行为,专门用来限定学术上的关注和交流,以保证知识上的血统纯粹性。这正是为什么很少有学者得以跨越他们褊狭的心灵角落,在阅读和写作上向着那些传统上被视为其他知识领域的跑马场上进发。那些忽视此种社会压力的人,则常常在求职、升职,申请研究经费和出版著作等方面遇到许多困难——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结果,须知对传统上彼此分开的精神领域加以整合,恰恰是人类创造力的鲜明特色。

2.换言之,他们假装“忽视那些他们无法不注意到的事实。他们明白,如果不可避免地会知道集中营里正在发生的那些事,至少还可以掉头不看。尽管清楚这一切,他们仍努力在无法避免地感知,和小心翼翼地忽视之间寻找着平衡。”通过这么做,他们渐渐成为了“那种使得独裁统治得以实现的臣民:不说,不看,而且不问,此后,再不好奇”。

3.正像奥威尔在《1984》中那段让人不寒而栗的描述那样:“西姆(Syme)消失了。一个早晨,他没来上班,有几个说话欠考虑的家伙讨论他的缺席。第二天,没人再提他了,西姆已经停止存在,他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4.保密工作就是通过确保特定的信息不被暴露于众,以阻止可能的破坏性场面出现。其工作就是要降低秘密持有者的威胁性,从而暗中维护现存的权力结构。

5.同样地,当保密协议被用于保护一名有恋童癖的牧师时,他的受害人就不大可能知道他们只是更大范围的受虐者中的一员。相反,他们会认为自己的遭遇只是个案,并把自己的受害在很大程度上看作是个人化的,而且甚至会为发生这样的事情责备自己。

6.说话只要有一个人发声就可以,但沉默却需要所有人的配合。
——罗伯特·E·皮滕杰(Robert E. Pittenger)等,
《前五分钟》(The First Five Minutes)
7.史蒂芬后来声称:“我从来没有站出来问他是否属实,所以他也从来没对我撒过谎。……

8.合谋沉默所包含的彼此对立的社会力量之间的关系,究其本质,是一种对称的关系,因此,这一点造就了其对于不看和不听双方的“对等保护”。这种对称甚至在极度不均衡的关系中依然很明显,从孩子和父母亲谁也不愿意主动和对方讨论性话题就可以完美地证明,孩子觉得提问(后来是告知)很别扭,父母亲也觉得告知(后来是提问)不自然。

9.事实上,谈论房间里的大象如此之困难的原因,是“不仅仅没有人愿意听,而且没有人愿意谈论’不听’这件事”。换句话说,避谈大象的行为本身就是大象!我们不仅避开它,而且我们一边这样做,一边否认,从而否认了我们的否认。

10.这样的超否认(meta-denial)预设了一种自欺的特殊形式, 奥威尔称之为“双重思考”或是“有意识地促使无意识,然后……对自己刚才实施催眠的行为失去意识”的能力。

11.是否参与沉默合谋,受某人里这个所谓的大象距离远近的影响很大。离大象越近,就越能感受到否认其存在的压力。所以,其实是站在街上观看皇家游行的人,而不是游行队伍中的人首先冲破否认的藩篱,公开承认皇帝的一丝不挂。
围绕在大象周围的人们,他们彼此之间社会距离也很重要。……
同样重要的,还有我们之间的政治“距离”。相对于上级,我们一般更倾向于信任和我们同级别的人。因等级森严而权力差异越大的社会系统,其对开放和坦诚的抵制越明显。(?)
然而,最显著地影响一个人是否参与和某的结构性因素,是合谋者的实际数量。

12.同理,当一名员工在会议中看到另一位对明显听得很清楚的话充耳不闻时,那么这些话可能是无关紧要的印象,会在第二个工作人员的继续无视中得到加强。事实上,一个恶性循环可能从此产生,每个同谋者的否认对他人都是一种支持,他们的整体沉默会彼此呼应,这时第三个、第四个也加入了共谋。

13.尽管沉默可能随着时间的延长而被干扰,但它还是趋向于变得更加讳莫如深。

14.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曾经说过:“沉默会自我繁衍。越长时间不说话,就越难找到可说的话题。”同理(?),“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讨论。”

15.一个大屠杀幸存者的孩子,在描述围绕在他父母亲创痛过往的那种沉默时说,“……。奇怪的是,纵使它占据了我们的全部生活,我们却从没谈起过它。”

16.打破沉默者所“揭发”的不是那些我们原本不知晓的秘密,而是那些我们都知道,却不愿当众承认的公开的“秘密”。具体说,他们公布“背景”而不是“内幕”,他们帮助把大象暴露出来,而不是告密者所揭发的“骷髅”[见扩展3]。

17.把大象放到前景,通常要我们去命名那些难以名状的存在,以增加其可讨论性。
……把大象放到前景要做得有匠心……

18.第一个提到房间里的大象的人,只是开启了承认它存在的过程的第一步,皇帝的新衣里面小男孩的父亲让我们认识到,其他人必须紧随其后。确实,要真正地结束沉默的合谋,那么,合谋者一个不剩统统消失才不会有人继续合谋。

19.可以想见,要小节保持沉默的团体压力,人们通常也会借助团体的力量来打破沉默。……“一个人说些什么,很容易不起作用也不被重视……但当全家一起劝说时,他们就很难置之不理了。……”

20.……她显然是低估了“国王没穿衣服现象的严重性……我说他没穿衣服,然后他转向其他围绕着他的大臣们,他们说……您当然穿了”。

21.可以想见,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忽略打破沉默的人,大多取决于他们有多大的权力。比如,如果发出宣言的不是马克·鲁德二世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柯克本人,那么假装什么都没听到,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一个人权力越小,旁人就越容易公开地无视他。

22.尽管琳达自杀前的证言也证实了这一点,但当他说完后,没有人对于此作出任何表示,这提醒我们,只要持续被忽视,即使是公开暴露的秘密,最终仍然会成为看不见的“大象”。

23.……或者会要求人们“向前看”,不要“纠缠”于他们披露的大象。

24.从愤怒的公众因此对他的攻击中可以看到,仇视和憎恨总是指向那些有效破坏合谋沉默的人,因为他们表现出了对他人感受和尊严的漠视。……
故作漫不经心和小心谨慎,可以给别人留面子和避免伤害他们的感情。

25.事实上,我们经常把结束沉默的合谋一事,看得比沉默的合谋本身,更有威胁性。

​​
扩展:
1. Evictor Zerubavel, The Fine Line: Making Distinctions in Everyday Life(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3[1991]), 108-12.
2. 《1984》
3. 骷髅(skeleton)常用于短语“a skeleton in the closet”中,直译为藏在壁橱里的骷髅,表示见不得人的丑事,秘密。
4. 马丁路德金

评论
热度(9)
© 咻💜 | Powered by LOFTER